欢迎访问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官网!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学者 > 科研动态 >    
访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曾建平教授
发布时间:2008-11-05 部门: 作者: 点击:1717

















学有使命   问无止境


本报记者    刘志飞  王琦


  


  曾建平,江西新干人,1967年生,哲学博士,江西师范大学一类教授、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部主任、政法学院副院长。被评为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首届江西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主持和参与各级各类课题21项;出版学术著作5部,译著2部;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获省部级教学、科研奖11项。主要社会兼职有:中国伦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环境伦理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西省伦理学会会长,江西省哲学学会常务理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讯评议专家库成员,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通讯评委、终结成果鉴定评委,湖南师范大学池田大作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井冈山大学政法学院兼职教授等。


  采访曾建平教授,我们收获更多的是感动,并不是因为他身上环绕着众多的荣誉和耀眼的光环,而是他的儒雅和博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带着一份深深的敬畏之情,在九月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开始了这次简短而又富有趣味的专访。


  一、顽强拼搏的奋斗者 

  曾教授随和且健谈。在简单的寒暄之后,曾教授便开启了回忆之门。我们跟着他的话闸,仿佛置身于开满油菜花的乡间田野,随着一曲曲悠悠的笛声,思绪被牵引得很远很远。

  曾教授出生于有着“江南青铜王国”之称的江西新干县,自幼家境贫寒,性格坚毅,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如同所有农村的父母都希望儿女跳出“农门”以光宗耀祖一样,曾教授的父母也指望他学而优则仕,以此来改善他自己的命运和贫穷的家境,而他却选择了一条清苦而艰辛的学术之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正如曾教授所言,“既然选择了这条从学之路,就要无怨无悔地坚持走下去。如果为了荣誉而追求,那么不仅于我们的事业和幸福无补,而且以这样的心态去追求,其实会南辕北辙,真正的荣誉只能来自于我们为事业而奋斗的过程。”潜心学术,踏实学问,不为功名利禄所累,让我们一开始就体会到了学者大家的风范。

  在谈到家庭环境对曾教授的成长道路有何影响时,他略带歉意却饱含深情地说,“我现在之所以能够取得一点成绩,是与两方面分不开的:一是师长、亲朋好友对我的事业的大力支持,在我的成长的过程中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二是自幼艰辛多苦的生活磨炼了我的坚强意志、培养了我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曾教授的父亲是“文革”前的初中毕业生,算是村里同辈人中的“最高学历”了,他的母亲是一位纯朴、善良而又坚韧的农村妇女,未曾出嫁时便以勤劳能干被四里八乡所熟知。自小,曾教授的父亲就在严格的管教中让他铭记“学习上比上不足,生活上比下有余”的古训,曾教授的血液里也承袭了他们这种坚毅的性格。在一本专著的后记中,他说道,“我感念于我的父母、感念于我的弟妹、感念于我的同仁、感念于我的朋友。”无论是略有成绩,还是身处逆境,曾教授总能得到身边亲人的鼓励和帮助。他的父母都已是过60岁的老人了,至今依然荷锄于肩,躬耕在田,住在三十多年前盖的土坯房屋里,但他们却对曾教授的选择从不计较、从不指责,以农村人那种特有的朴实、诚实、务实精神默默地支持着曾教授。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曾教授深深懂得父母的苦心,理解诸多弟妹的艰辛,明白农村孩子的出路,这使他较早就意识到要想有所改变,在当时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自身的努力,苦学上进。当时,他的家虽然离学校仅有二三里地,但他坚持住校,周末才回家,每天基本上是三样菜:海带、罗卜干、红薯粉丝。一日三餐,经年未改,以致于后来相当长时间,曾教授见到这三样东西就反胃。他求学的时候,农村还非常艰苦,学校要求学生帮助种菜种粮加以补给。曾教授还是小学生时就插秧种稻,进入初中便开始耕种瓜果蔬菜。古人云“志不强者智不达”。曾教授说,这些艰苦的经历对于锻炼自己的生活能力、提高处事的本领、磨炼坚强的意志是一种弥足珍贵的财富。曾教授就是这样以出世的精神做人,以入世的精神做事。采访过程中,我们想,这可能就是曾教授在自己的事业中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绩的精神动力源泉吧。


  二、育才有方的教育者

  曾教授常说:“一个人的成功,来自于他的自信。”参加工作19年来,曾教授对自己的学习、科研和教学工作充满了热情和自信,并有着谦虚好学、刻苦钻研的良好品格。在谈到曾教授承担着繁忙的教学任务的同时,还能在科研方面取得如此丰硕成果的问题时,曾教授认为,“教学和科研,其实是一个相生相长的关系,特别是给研究生上课,很多问题可以通过上课的时候研讨,这其实就是一个检验自己成果的过程。学生能不能接受,能提出什么样的问题,会给自己很多启发,其中的一些难点可以在课后去探讨、去钻研、去破解。反过来,这对教学又会有提高。”

  曾教授把自己的探索寓于理性的升华,在教书育人、服务育人、管理育人上严格自律,深受学生敬重和好评。近年来,他主讲本科生和研究生的10多门课程,连年被评为优秀,他所指导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毕业论文每年均有获优秀者,有的还获得省级优秀论文奖。为此,他荣获“江西师范大学优秀本科生指导教师”和“江西省‘十五’期间优秀研究生指导教师”等称号。问及其间的诀窍,曾教授说:无它,唯“严”而已。在学生那里,他有着“三严老师”之称——“严谨严格严厉”。无论是课堂教学还是指导论文,他从不以当下惯行的某些方式去“讨好”学生。

  曾教授的座右铭是“大心容物,虚心受善,平心论事,潜心观理,定心应变。”他正是秉持着这样的信念去对待生活。面对各种荣誉和各种称呼——江西省人文社会科学第一个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国家级工程人选、最年轻的中国伦理学会常务理事、首届江西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以及主任、副院长、教授、博士等等,他最为看重的还是“老师”这个平平凡凡而又沉甸甸的称呼,他总觉得要做好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师需要投入毕生的心血。曾教授不仅敬业于自己的教学科研,而且还热心地扶持和帮助青年教师和博士进行科研和教学,在他的直接帮助下,已有教师获得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在学科建设上,根据《中国研究生教育评价报告2007-2008》统计,由曾教授带领的江西师范大学伦理学硕士点进入全国第一方阵,属A类优质学科,在全国79个硕博点中排名第8,是江西省为数不多的A类学科之一。

  当我们问到有什么好的学习、科研方法推荐给青年学者时,曾教授强调,“一要注重扎实的基础理论知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无论什么学科,都要特别重视‘一论两史’的学习,这既包括马克思主义的、中国的、西方的基本理论和学术思想史,也包括各种原著。要把学习原著当成自己学问的丰厚土壤,万物生长靠太阳,万物生长靠土壤,没有肥沃的土壤不可能长成好的树苗。二是要面对现实去寻找研究的生长点,原著出思想,现实长学问,没有深厚的学术根基,行而不远;没有深刻的现实洞察,无以为继。把既往的理论思想与现实问题结合起来,这点非常重要。此外,要善于发现自己,寻找适合自己研究的问题。拉斐尔神庙很早就呼吁要‘认识你自己’,但许多人也许一辈子都摸索不到自己身上最值得开掘的价值是什么,这就造成了巨大的浪费。三是不要以求功名的目的来做学问,而要以寻找问题、解决问题的目的来做学问。荀子言:‘百事之成也,必在敬之’。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敬畏学问,精进学问。人生苦短几十年,能留给世界思考和有所作为的时间其实是很短暂的,因此,如何使自己的能力和价值最大化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每天思考的问题。”


      三、科研前沿的探索者

      韩愈说:“上不愧天,下不愧人,内不愧心”。曾教授一直在用心用良知关注我们国家的命运,为建设社会和谐奔走疾呼。中国知识分子自古就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历史责任感。在谈到曾教授为何选择伦理学,特别是环境伦理学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时,曾教授谦逊而坚定地说,“我很荣幸自己从事于伦理学的研究,也很自豪选择了环境伦理这个切入点,这是因为它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不管在中国还是在世界,环境保护、生态危机已经成为我们的日常话语、生活问题。因此,我选择了这个既是全球化,也是中国化的方向作为自己的主攻领域。环境问题是全球性的,因此需要合作,没有合作,无法自救,更无法救人;但是,中国的问题始终有着中国的特色,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必须建立中国特色的环境哲学。”

  古人云:“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 近年来,曾教授始终站在伦理学的学科前沿,针对环境伦理领域中的重大而敏感的热点问题,广泛而深入地开展教研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的学术研究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以“环境伦理研究——环境正义研究——生态文明研究”为主线的清晰模块;其中,又在环境伦理学研究中形成了“西方环境伦理思想研究——发展中国家环境伦理思想研究——环境道德教育研究”的构架。这些研究或填补某一领域的空白,为学科发展支撑起新的方向,或在某一领域有所创新,对学科建设有所贡献。

  总体来看,他的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在西方生态伦理思想研究上,系统地阐述了西方生态伦理思想的产生和发展。这方面的代表性成果是专著《自然之思:西方生态伦理思想探究》和译著《生态主义导论》。他的这些研究被学界称为“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是“开拓之作,对我国的生态伦理学的学科建设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二是在环境正义研究上,第一次比较系统地探究了发展中国家和当代中国环境正义的理论模式、逻辑框架和实践方式。其代表性成果是专著《环境正义:发展中国家环境伦理问题探究》和《当代中国环境公正论》。他对环境正义的研究得到政府和学界的高度肯定和评价。由他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其终结成果被中宣部编发为《成果要报》送呈中央领导阅示,被国家鉴定为“优秀”等级,这是江西省第一个获优项目,并被《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选介汇编第二辑》、《中国哲学年鉴2008》等收编,中国伦理学会会长陈瑛研究员等人在《伦理学研究》、《哲学动态》、《马克思主义与现实》、《光明日报理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等发表书评,称赞这些研究在尚未被人涉猎的领域作了系统性、探索性和建设性的研究。三是在环境道德教育研究上,第一次在国内深入地研究了环境道德教育的理论基础、模式发展等问题。其代表性成果是专著《寻归绿色:环境道德教育》。这方面的研究被专家称为“许多说法和见解是发乎他人之先的”,该著也成为学界研究环境道德教育的必读书目。正是由于他在这方面的研究具有许多新鲜见解,中国儿童中心在研读他的著述之后才慕名而来,慎重地将《中国儿童环境道德教育调查研究》项目委托于他。四是在生态文明的研究上开始了新的探索,其突出成果是正在主持承担的两项重要课题:一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的子课题《消费文明:推进消费方式的生态化》;二是作为第二负责人共同承担的江西省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招标课题《生态文明与鄱阳湖区域文化研究》。五是在公民道德研究上做出了积极的努力。从2005年起,他就作为全国伦理学知名专家学者出席中宣部组织的学术理论研讨会“中国公民道德论坛”,其突出成果是主编《21世纪公民道德建设论丛》和专著《社会公德引论》。六是在池田大作环境思想研究上取得了重要进步。他较早开始研究国际知名社会活动家、思想家池田大作的环境思想,主持了日中友好学术研究资助项目《环境保护与社会和谐:池田大作环境思想研究》,其突出成果是主编或副主编《关爱人性,善待生命——池田大作思想研究》、《多元文化与和谐世界——池田大作思想研究》。

  透过曾教授的汗水和成果,我们时刻能感受到浸润在字里行间的忧患,时刻能感受到一个有正义良知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在为环境平等、环境公正、社会和谐而奔走呐喊……

  记得有人曾问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为什么年高体弱还在不断求学著述?他答曰:知识真火何以不灭,就是一代代那么多崇尚真理学问的人,在把自己的心肝脑汁都掏出来不断地添加于知识之火中,从而使之薪火传存。曾建平教授就是这样一个在把自己的心肝脑汁都掏出来不断地添加于知识之火中,从而使之薪火传存的人!


  访谈妙语摘录:

  1. 要真正对得起“老师”这个称呼的话,花上一辈子的功夫都是不够的。

  2. 对作者来说,作品一旦发表就会成为“遗憾品”而不是“得意品”,学术的追求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3. 不要以求取功名利禄来做学问,而要以寻找问题、解决问题来做学问。

  4. 如何使自己的能力和价值最大化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使命。

  5. 发现问题和发现自己能做什么问题其实就是一种能力。






上一篇:记著名国学家宗九奇先生
下一篇:访钻研相对论哲学问题近五十年的陈建国研究员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