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人风采 >
学人风采
学人风采——胡迎建研究员
.
来自:办公室 更新时间:2013-06-08 点击: 6564  【打印】【关闭

胡迎建,1953年出生于星子县,祖籍都昌县。1981年毕业于九江师专中文系,曾任星子县政府办公室秘书,1983年任县志办主任、《星子县志》主编。1985年考入江西师大,师从胡守仁、陶今雁、朱安群先生学唐宋文学。胡守仁先生教韩诗,他自己作诗拜倒在韩黄两家下,其诗集名《拜山楼集》;陶今雁先生教杜甫诗之章法,以为若作诗须从杜诗入;朱安群先生讲唐宋诗之比较,使他明白宋诗为唐诗一大变,而变之枢纽即在杜甫开创的变调,以韩愈为接力棒,力破余地,将盛唐余地开拓。

胡迎建主要从事古籍整理与研究、唐宋文学、近代文学三大块研究,亦涉猎江西古代哲学、历史领域的研究。学术上主张由博返约,选好自己的研究领域。

在古籍方面,胡迎建认为要努力寻找新的资料。1988年他所作《宋墓出土的宋版邵尧夫诗集两种》一文发表在《文献》杂志上,此文以明版书籍对勘,运用平仄格律来辨识异文的正误,列举60余条,辑佚诗40首。北京大学编《全宋诗》中的《邵尧夫诗》,亦因见胡迎建的这篇文章而寻此版本以校勘。以后程千帆《校雠通义》(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引用他这篇文章其中的六条,以说明校勘学须具备这方面知识。2011年,由江西美术出版社社将胡迎建写的论证材料向国家古籍整理规划小组申报2011年国家古籍整理规划项目成功,由他精心校注出版。

胡迎建曾撰有《试论四库全书总目归类之得失》、《江西先贤著作刊刻述略》、《江西先贤著作的珍贵汇编—两种〈豫章丛书〉》,参编《两部豫章丛书题记》,完成史部内容,又应《中国典籍与文化》而作《江西先贤著作刊刻述略》一文。他还参加《二十四史全译》中的《南史》部分翻译,撰文发表中华书局出版的《南史》在标点方面的错误,今年中华书局《二十四史》重校本办公室仍向他索求此方面稿件。并参加《全宋词释注》等工作。

1992年,周銮书、姚公发起编撰《江西古文精华》丛书十卷本,胡迎建是当时最年轻的编委,并从事一些实质性的工作,他独自完成《游记卷》,与人合作完成《诗词卷》。

1994年初,胡迎建与江西人民出版社策划编辑《江西名山志丛书》十种。从选题、凡例到前言后记,付出不少心血。他点校注释吴宗慈《庐山志》,该书出版后,又重印过一次。在《庐山志》基础上,他广征有关庐山的碑刻摩崖照片,增补游记三十余篇,编为《庐山诗文金石广存》出版。  

胡迎建治学的方向主要在宋代文学与近代文学两端。宋代部分,诸如乐史、晏殊、欧阳修、李觏、黄庭坚、杨万里、陆九渊、朱熹、刘辰翁乃至辛弃疾、陆游等人物,他均撰有论文。其中有多篇论文研究欧阳修、朱熹、辛弃疾,于是被聘为中国欧阳修研究会常务理事。对于朱熹,他则写有专著《朱熹诗词研究》一书出版。

    胡迎建治近代文学,则也因兴趣所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有一部《江西历代文艺家大全》问世,然胡迎建查找近代诗人,所获甚少,因为此书收集人物主要采自各县县志,而此批志书绝大多数修于同治年间,光绪以后诗人多付诸阙如。为弥补这一缺陷,撰写《近代江西诗话》,搜集一大批诗集。1997年,胡迎建申报国家社科项目“民国时期旧体诗研究”,即从近代诗的研究下限延展至1949年。通过对民国时期诗作的搜集、挖掘、整理与研究,撰著《民国旧体诗史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此课题填补这一领域空白。中山大学黄修己教授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中国社科院文学所重编《中华文学通史》,均请他写旧体诗一章。

当年搜集近代江西诗人的过程中,胡迎建便决定以陈三立为代表的同光体赣派作为研究重点。1994年还曾操办过陈三立研讨会。2006年我申报国家社科项目“陈三立与同光体诗派研究”获通过。历经五年完稿,书稿将分为《陈三立与同光体诗派》《同光体诗派研究》两书由两家出版社出版。

胡迎建说,他是幸运的,其工作与个人兴趣是一致的,一直以咬老菜根、坐冷板凳、做热心人来自勉自箴的。1998年自订“千百十工程”,即此生要作千首诗百篇论文、十本书,现在基本达到目标。多年来,科研成果考核量均进入院前十名。

胡迎建的治学体会是:一是找准自己的立足点,作掘坑式的研究,待有点深度,再把坑打大一些。他以江西文史研究为他的安身立命之所,然仅若此则视野不能开阔,也无多少影响,故采取“立足江西,面向全国”之方式。二是打通文史,以文学研究为主,兼及史、哲。三是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决不拖拉。四是鱼与熊掌难以兼得,有所不为方能有所为。同时,必须耐得住寂寞,坐冷板凳,不慕荣利浮华。

胡迎建于43岁生日时作诗云:“市海藏身自在天,偏将校注误华年。苦吟岂是求名世,宏论惭无欠立言。江阔来朝租艇渡,春深何处看花妍。却从四壁缥缃里,今古诗心试凿穿。”49岁初度,赋诗明志云:“伤逝谁能拽日车,人生未可计赢输。诗情感事吟千首,学海潜心占一区。杖履寻游名胜地,青春偏嗜线装书。望空莫羡凌云士,信笔涂鸦暇有馀。”此年他蒙香港大学终身教授、国学大师饶宗颐惠赠诗文集,他步其一诗韵云:“早年艰劳作,偷读遣愁日。半生斫樗材,行年迫五十。夙癖吟诗苦,鬓发星星出。俭腹愧才疏,忍看驹过隙。新迁高知楼,环境迥异昔。从不惯逢迎,治学惭占席。未改好奇心,搜书列满壁。”他的治学一二心得,亦寓此三诗矣。然所为皆边缘化之小道,聊以自慰而已。

胡迎建除研究诗之外,也爱好作诗,以为研究诗而不作诗,终究是一遗憾。所以他在拙集《湖星诗集》自序中说:“研诗与创作,犹如车之有两轮,相辅而成,不知作诗之甘苦,论诗终如隔靴搔痒,难抉其奥,又何以尚友古人。”研读古诗,不仅是为了写论文找资料,而且沉浸其间,可以知人论世,也可为自己作诗提供借鉴。如参加某地研讨会,游览名胜,若能以诗纪游,岂非一举数得。诗是人的心灵史,他曾撰写《独上高楼·陈寅恪》《诗人胡雪抱传》《一代宗师陈三立》等传记,都是依据诗集而还原传主的心境与所处环境。他以为,只要有一部诗集,就能据此而作传记。他还关注当代诗坛,在各地诗词刊物发表过不少诗作,诗集有《帆影集》《湖星集》《雁鸣集》《轻舟集》等。除创作外,也写过《论当代诗词的继承与创新》《论咏物诗的传统与创新》。《诗词丛刊》杂志为他特辟“当代诗史”专栏。《中华诗词》特约他作《新中国成立六十年中华诗词评述》,台湾《国文天地》刊发他的《大陆诗词三十年述评》一文。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