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人风采 >
学人风采
经赣济民,孜孜以求
——麻智辉研究员访谈
来自:经济研究部 更新时间:2013-06-08 点击: 7812  【打印】【关闭

每当我们打开电视,总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拧开收音机,总会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翻开报纸,总会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他频频出入于省委省政府,为领导决策出谋划策;频频奔走于赣鄱大地,为地方经济发展把脉开方;频频现身于各类论坛研讨会上,为正确的舆论导向指点迷津。他就是全省著名经济学家、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麻智辉。

麻智辉,男,1962年出生,浙江缙云人,出生于江西省德兴市。198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进入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工作,1996年晋升为副研究员,2003年晋升为研究员,2012年竞聘为二级研究员。现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院学术委员会委员,重点学科带头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咨询专家,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全国文化名家,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名家,“赣鄱英才555工程”领军人才,江西省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人选,省第十三届党代会报告专家起草组成员。

主要研究方向:城市经济、生态经济、区域经济。

科技成果:科研成果共计320余项。出版著作24部,发表论文230篇,其中在国家级刊物发表25篇,核心期刊发表32篇,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转载10余篇。完成省级以上科研课题116项,其中国家社科基金课题8项,国际课题5项,省社科规划及软科学课题29项。科研成果获省级以上奖励36项,获省级以上领导批示28项。

重要社会兼职:江西省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委,江西省经济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委,江西省国际商务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委,江西省社会科学规划课题评委,江西省科技厅软科学课题评委。

江西省商务厅特聘咨询专家、江西省发改委特聘规划专家、江西省国资委特聘规划专家、江西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特聘人才培训专家、江西省旅游局旅游规划咨询专家、江西住房与城镇建设厅特聘咨询专家、江西省教育厅咨询专家、江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咨询专家、江西省中小企业局咨询专家、江西省机械设备招投标公司咨询评审专家、中国人民银行南昌分行咨询专家,国家开发银行特聘咨询专家。

中国生产力学会理事,中国劳动法学会理事,江西省国际经济贸易企业协会副会长,江西省经济学会副秘书长,江西省财政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生产力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金融会计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能源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税务学会理事,江西省统计学会理事,江西省环境保护学会理事。

 

  者:麻老师您好,不知道这么称呼您合不合适,因为你的头衔实在太多了,听说您祖籍是浙江人,在厦门大学学的是哲学专业?

麻智辉:上世纪60年代,中国曾出现过多次移民的浪潮,当时有不少浙江人移民到了江西,我们家就是那时候从浙江省缙云县移民到江西省德兴市的。我是在1962年出生的,1980年考入厦门大学哲学系,19847月从学校毕业以后,被分配到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的前身江西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工作。不久,这个所与省政府的经济研究所合并成立了省社会科学院,我也就成了创院的元老。那个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记得当时整个社科院只有区区三十几个人,我被分到情报所,给当时的老专家们当助手,开始从事经济研究,自那以后,大学四年的哲学知识再也没用过,这也是“时势造英雄”,形势所迫,1988年被提任为经济情报室主任。1992年,江西社科院内部调整,我也从情报所调到了经济研究所担任研究室主任。虽然有了8年的经济研究经历,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总感到专业知识的欠缺,内心有一股强烈的再深造的愿望。于是,在19999月,我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金融专业学习,并于20017月顺利毕业。两年的学习,使我有机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诸多经济大师近距离对话,大大拓展了我的知识面,可以说受益匪浅。

  者:麻老师,您个人除了学习,还有什么其它的个人爱好吗?在生活中您的为人处世原则是什么?

麻智辉:以前不忙的时候,我经常会到南昌市的八一公园、孺子亭公园这些地方锻炼身体,现在研究任务繁重,工作比较忙碌,基本上没有时间去锻炼身体。想想自己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看看书,但不局限于经济方面的,还包括小说、各种人物传记和历史书籍。

在生活中我的为人处世原则是: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帮助别人,快乐自己!这些年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人与人之间许多纯真美好的东西逐渐丧失,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成为常态,一切向钱看成了社会主流。我们学者也不可避免地融入到了这个社会中去,说过违心的话,做过违心的事,但我心中始终难以割舍过去曾经有过的那份纯真、那份善良,始终信守“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一做人准则。
   
  者:您以前学的是哲学,后来怎么改行学经济学,而不是往其它学科发展,比如社会学、历史学、文学、法学等。

麻智辉:学习经济学对我来讲有一定的偶然性,前面我已经讲过。另外,经济学有其特别迷人之处: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学本身理论的深沉与微妙,另一方面是因为它对国家、区域发展影响十分深远。年轻的时候我也曾沉醉于各门学科,深觉哲学乃科学之科学,于是大学选择了哲学专业。大学毕业后,领悟到经济学的伟大之处,于是,我又开始研读经济思想史,体会到经济思想与社会变迁之间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我们知道,使西方国家崛起的工业革命,深刻改变了人类生产关系与社会结构,也促成了亚当·斯密《国富论》的诞生;而《国富论》促成现代经济学的兴起,又反过来左右了二百多年来各国经济政策的走向。习近平总书记在阐述“中国梦”的时候就说过,每个人都应该有人生出彩的机会,作为知识份子,我们总有一些抱负,虽不敢说要“为生民立命”,但也想为这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因为感受到经济理论的深沉与微妙,体会到经济思想对国家社会影响之深远,因此,我选择了经济学研究,虽然经历了许多磨难与痛苦,但我无怨无悔。

  者:省社科院作为我省的智库,而您又是我省著名的经济学者之一,在您心目中,您认为什么样的经济学者才是好的经济学者呢?

麻智辉:首先,我觉得做一个好的经济学者比较难,我个人也试着从一些方面努力,我理想中的好的经济学者满足两个标准:一是理清并思索经济理论与经济现实的关联;二是理清并思索市场与政府的关系。经济现实中的制度安排与社会关系都非常复杂,如果要形成经济理论就必须简化经济过程,剥离出经济理论中最重要的外在条件(外生变量),作为经济决策诸项推理的前提。一个好的经济学者,必须经常检验自己采用的理论和推论,然后再用各种计量或调查方法把推得的结论与现实世界比对验证,再回头修改以前的假设。在反复的“大胆假设,反复求证”尝试中,让经济理论逐渐贴近现实世界,从而了解经济理论与经济现实之密切关联。

谈到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人们总是喜欢用“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来形容,所谓“市场失灵”,主要是指市场机制在实现资源配置方面存在许多的局限性或缺陷性,因而不能达到帕累托最优,不能实现预期社会经济目标。“市场失灵”是主张实行政府干预的强有力的理由。所谓“政府失灵”,主要是指政府的政策干预措施不能实现预期的调节市场的作用,在某些条件下,甚至导致比“市场失灵”更坏的结果。“政府失灵”是主张实行更为彻底的市场经济的基本依据。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从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济完全自由化,政府充当好的“守夜人”角色,到凯恩斯的论证市场不能自动调节,到新古典学派论证可预期的政策必然无效。我们回到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历程,政策与市场在不同时期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只是因为外在条件和制度演变等复杂因素,两者的力量有所侧重而已。我们学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试着平衡这“两只手”的关系,坚守一个知识分子对社会应尽的责任。

  者:老师,您刚刚谈到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您觉得经济学者的社会责任是什么?

麻智辉: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后,经济学工作日益显得重要,经济学者的队伍也越来越大,并得到政府、社会和企业的尊重和认可。这对于经济学者来说,是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机遇。然而,经济学者也应当意识到自己担负的社会责任,我觉得经济学者的社会责任可以概括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为经济建设出谋划策。经济建设是全党、全民的大业,经济学者更应当以此为重任,在其宣传、教学及理论研究等活动中,都不能离开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理论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无论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国有经济到混合经济,还是从单纯的按劳分配到按劳分配与按生产要素分配相结合,都离不开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为了实现中共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番”目标,经济学者要更加倾心于经济建设,努力做好党和政府的参谋团和智囊库,继续出谋划策。

其二,为经济形势适时预警。在中国经济转型发展过程中,经济学者应当居安思危,保持忧患意识,经常分析经济形势,作出经济预测。特别是有些地方政府部门出于政绩偏好,夸大正面效果,回避负面影响,以致出现片面追求速度而忽视经济质效,重复建设、投资饥饿而导致经济过热,行政分割而拒绝区域整合等问题。对于这些经济问题,经济学者要敢于直言、发出警示;若甘当顺风派,一味趋附,那就是渎职和不作为了。

其三,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一些阵痛。随着贫富差距扩大,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社会阶层矛盾不断涌现,特别是表现在资源分配上的不均。弱势群体拥有较少或者没有权力资源、财富资源和知识资源,经常处于无助的状态,为了平等公平和正义,经济学者应当关注弱势群体,倾听他们的呼声,通过调查研究,关注这些群体在住房、医疗、教育、保障、就业等民生方面的渴求,为他们鼓与呼。

  者:据我所知,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作为全省唯一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和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决策咨询的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人才济济,教授博士就有100余人,不乏北大清华复旦毕业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世界名校毕业的海归,您作为半路出家的学者,为什么能脱颖而出,成为享誉省内外的知名专家,其中有什么奥妙?

麻智辉:没有什么秘诀,还是那句老话:天才来自勤奋,一分辛劳一分才。一方面,虚心向我院老一代经济学专家学习,不耻下问;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有那份对社科研究事业的热爱和执着的心,要像热爱自己的亲人那样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满腔热情地投入到每一天的工作中去。不求名利沉下心来做学问,要有那种“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精神,耐得住寂寞,下得了苦工,而不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工作着是美丽的,但也是艰苦的。在省社科院的前20多年里我就是这样在书海中度过,每天学习工作10小时以上,从来没有在夜晚12点以前睡过觉,默默地积累着自己的知识能量,厚积薄发。我想,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每个人都会有成功的一天。

  者:您在江西经济研究领域已经辛勤耕耘近30年,硕果累累,著作等身,提出的不少意见建议被省委省政府采纳,为推动江西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这方面能不能给后辈介绍一些经验。

麻智辉:经验不敢说,谈一点体会。我觉得要准确地为领导决策服务,必须做到三点:第一,时刻关注党的方针政策,了解国内外经济形势,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第二,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掌握最新的地方经济动态,为此,我一年最少都要走20-30个县市区,并走遍了11个设区市;第三是要在理论上勇于创新,敢于提出自己独特的观点。近几年来,我之所以在应用经济研究中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在于此。我在全省第一个提出打造环鄱阳湖城市群,第一个提出在南昌建地铁发展地铁经济,第一个提出在打造区域核心增长极中加快行政区域调整,是省社科院关于建议申报“环鄱阳湖生态经济试验区”研究报告的主要执笔者之一,参与了《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酝酿、提出、讨论、研究的全过程,为《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做出了较大贡献。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