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人风采 >
学人风采
踏遍青山人未老
——马雪松研究员访谈
来自:社会学法学研究部 作者:杨舸 更新时间:2013-06-08 点击: 6063  【打印】【关闭

马雪松研究员,研究方向:城市化。主持或参与完成省部级课题20余项,其中主持完成国家课题2项、参与完成国家课题2项;参与完成世界银行课题1项。出版专著8部,编著10余部;发表论文和调研报告80余篇。获得省级一、二等奖10余项,调研报告多次获得省委省政府领导肯定性批示。

记者:您是专门研究农民工与城市化问题的,您是如何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的?

马雪松:我认为,一个社会学学者,要通过社会责任感发现课题,通过研究提炼课题,通过读书归纳课题,这几点结合在一起,就能比较好地抓住社会热点问题。比如,我调到社科院来,第一个省级课题就是《京九沿线小城镇建设》,在小城镇建设研究中发现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问题,继而又发现农民工问题,我从小城镇研究扩展到农民工流动研究,再扩展到城市化问题,把农民工流动与城市化关系联系起来,扩展为农民工流动与城市化问题研究。正如夏汉宁研究员所说,要把专业当做信仰,这非常重要。一个学者如果没有稳定的专业方向,是出不了成果的,如果不把专业扩展,视野不开阔,也是出不了成果的。我1995年研究的“京九沿线小城镇建设研究”省级课题,获得原江西省省长舒圣佑同志的批示,被省建设厅采纳,为此而撰写的文章《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与小城镇建设》,第一次参加中国社会学第6届年会就获得了二等奖,这都跟稳定的专业方向和调查研究有关。

我是半路出家,克服了许多弱点,大学毕业后做了4年中学教师,在教育行政部门又工作了5年。1990年调到省社联,在省社联工作了4-5年,1995年院会合并,才到了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到社会学所工作2年后又到了赣文化所工作10年,在那里编辑出版了《赣文化全书》、《江西旅游文化丛书》和《江西古文化丛书》等等。中间有这么多曲折,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当然,研究赣文化也对社会学研究有所帮助,文化也可以放到社会学研究中,我有两项社会学国家课题,1999年的“特大洪灾与社会控制研究”和2005年的“农民工问题与和谐社会建设研究”都是在赣文化学所工作时立项的。

 我认为,一个社会学研究者要坚持自己的研究方向,要坚持到基层调查。我们那时候的调查都比较辛苦,1996年我们十几个同志在流坑做调查,一住18天,自己买菜做饭。所以,要不断地围绕专业方向,扩大研究视野,研究视野不能离开自己的研究方向,只能更专、更广。所以我才能从“小城镇”研究到“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研究,到“农民工”问题研究,再到“城市化”问题研究,才能出成果。

 

记者:您刚才说社会调查对社会学研究非常重要,但又比较辛苦、调查也比较难,您是如何坚持做调查的?

马雪松:从事社会学研究,坚持调查,坚持到基层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每年我都要到十几个县去调查。比如,2008年底金融危机爆发后,2009年初,我们调研了15个县,在一个县选择两个乡镇,一个乡镇抽3-5个村,那次调研的覆盖面比较广,对返乡农民工进行访谈,实际了解返乡农民工的人数、情况、情绪和今后的打算。我们到农民工家里,一家一家访谈,聚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在谈自己的想法。通过调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尽管金融危机后,有大量农民工返乡,但他们仍然会出去找工作,对社会稳定不会有特别的影响。这与当时主流媒体的声音不一致。当时,我们用专报的形式呈送省委,给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省领导提供了参考。实践证明,我们的结论是正确的,农民工返乡不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过年后最多是晚几天外出务工,大部分仍然会外出。这里有一个原因,农民工现象本身就是市场机制在发挥作用,农民工返乡也是市场机制在起作用,不会给政府带来压力。他们都是经过市场经济锤炼的。

通过调查,得到了真知。社会管理创新也是要到基础去调查,包括老龄化问题等等,都要做调查。比如我们在做老龄化问题研究的时候,走访了南昌市东湖区养老中心、胸科医院对面的社区养老机构和丰城县养老机构,不去就无法了解情况。“踏遍青山人未老”,为什么人未老,因为我们的事业是长青的,我们的团队是年轻的。希望有志于从事社会学研究的人,一定要坚持调查。

我有两篇发表在上海《社会》的文章都是在调查的基础上写出来的:一篇《正在悄悄变化的农村人名——一个村的人名调查》,是根据流坑调查写出来的;另一篇《小太阳的钱袋子》调查了小学、中学,搞了几个年级的问卷和个别访谈。不调查,很难在重要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在《城乡建设》发表的几篇小城镇研究文章也都跟调查有关。要出成果,必须调查,搞社会学,一定要深入实际,这是社会学的基本功。

 

记者:您作为社会学法学研究部负责人,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同时还兼任社会调查所所长、社会学法学研究部党支部书记、院机关党委委员、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以及中国社会学学会常务理事、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理事、江西省社会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江西省杂文学会副会长等社会职务,您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的?

马雪松:兼职较多,说明领导和同行对自己的重视和尊重,当然也要付出时间,做出牺牲。所谓夜以继日,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养成习惯,我喜欢晚上工作,是自己已经养成习惯,一种生活习惯,对学术的追求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二是有时晚上不加班工作就做不完,特别是那些有时间性的任务,不能拖别人的时间,要有时间概念,要守信。当然,熬夜不是好的习惯,要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这可能到退休后才能调整过来。

 

记者:请您作为一个科研前辈,给年青人一些做学问的意见和建议。

马雪松:我年纪已大,快退休了,培养年青人是我的责任。比如社会学所有位年青科研人员在申报省民政厅重大招标课题时,我和邓虹主动作为课题组成员,而让那位年青人担任课题组负责人,这样的课题组成员构成,使课题成功中标。

希望每个年青学者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研究方向,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处理好“专”与“博”的关系,先“专”然后“博”,在“博”的基础更好的“专”。2012年院主办的两次学术沙龙, 第一个《把专业当做信仰》,第二个 《读书的方法和境界》,学术沙龙安排上也体现了培养年青人的意图。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