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人风采 >
学人风采
倾心于两宋文学 孜孜以创新求变
——记江西省社科院二级研究员夏汉宁先生
来自:文化研究部 作者:黎清 更新时间:2013-06-08 点击: 7309  【打印】【关闭

夏汉宁先生,1958年出生,祖籍湖北崇阳,现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部主任、文学研究所所长,兼江西省文艺学会常务副会长、江西省古代文学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江西省社科院宋代文学重点学科带头人,二级研究员。

1982年,夏汉宁先生从江西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西省文学艺术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从那时起,先生便与宋代文学结下不解之缘,至今算来已有30年了。在这数十年间,虽经历工作调动、内心动摇等诸多因素,但先生对宋代文学的研究从未割舍,坚守至今。

一路走来,一路收获。先生在宋代文学这块园地耕耘数十载,虽清冷,却也收获了累累硕果,如《一代文宗欧阳修》(获省社科优秀论著二等奖)、《曾巩》(中华书局出版、获省青年社科优秀论著二等奖)、《新选新注唐宋八大家书系·曾巩卷》、《闲雅小品集观——唐宋元文人一百家》、《欧阳先生文粹》(获省社科优秀论著一等奖)、《宋代江西文学家考录》、“宋代文化研究丛书”(主编)、“宋代文谭丛书”(主编)等等。从相关学术成果来看,先生的学术研究方向主要是宋代文学、特别是宋代江西文学研究。

回溯三十年的时光,进入先生所编织的宋代文学空间,便能窥探先生为人、治学的些许轨迹。

 

真性情,徜徉于两宋文学间

 

古语有云:“知人论世”、“文如其人”。在了解先生的治学道路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先生的为人。

先生为性情中人。他豪爽、直率,与人饮酒往往一倾而尽,不藏不匿,正因此,常醉,“酒坛”上便也留下先生的一些趣事。但是,正是这种不设防的直爽,为先生带来了不少挚友。他真诚、细腻,在天山网一篇文章《学术交流把我们联系在一起》(20091116日)上,新疆社会科学院民俗文学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艾比布拉阿布都色拉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便说起:2006年他初到南昌参加学术会议,先生专门为他寻找清真餐厅就餐,会议结束后,还在自己家中请专门厨师为他们做饭的事情。直到现在,艾比布拉阿布都色拉木所长都忘不了在先生家所吃的那顿饭。先生便是如此,直率豪爽而又不失细腻柔情,一任于真,不虚伪,不造作。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宋代的社会生活,孕育出了宋词中的豪放与婉约。在宋词中,豪放与婉约并行不悖,各呈异彩。既豪放如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辛弃疾“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又婉约像苏轼“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辛弃疾“笑语盈盈暗香去”。在宋人身上,豪放与婉约便是如此完美的统一,足见宋人的自信与真实、宋代社会的宽容与自由。

先生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对宋代社会、宋代文人生活的向往与崇敬,选择宋代文学研究,为先生本性使然,是先生忠实自我、为自我性情所找寻的一片自由天空。徜徉于宋代文学的园地中,先生自在、自得。

 

 

无怨悔,甘受“痛苦”“寂寞”滋味

 

先生在《曾巩》出版后记中曾写道:“在这里我最为感激的是中华书局对我这无名小卒的热情扶持和关照,正是在这些扶持、关照、鼓励、鞭策下,我才能将这本小册子完成,才能比较坚定地走上治学的道路,虽然这是一条很痛苦很寂寞的道路。”在这段话中,先生透露出了写作本书时的“痛苦”与“寂寞”。确实,为完成该书,先生不厌其烦地找寻资料,笔记手抄,常于深夜挑灯疾书。

说起《曾巩》,其间还有一段机缘。198312月,江西省文学艺术研究所参与筹办纪念曾巩逝世九百周年学术讨论会。当时先生作为工作人员参与了会议,负责联系相关专家学者。在与专家的交谈中,专家得知先生对曾巩研究感兴趣,并进行了初步的研究,于是希望先生能为曾巩写本专著,介绍曾巩,在中华书局出版。当时,先生30岁不到,能有机会在中华书局出书,这对先生来说是莫大的鼓励,于是先生便全身心的投入《曾巩》的写作之中。其间所历经的“痛苦”、“寂寞”,惟有先生自知。1993年,经过漫长的出版等待,《曾巩》终于在中华书局出版。

近些年来,先生对典籍文献亦十分热衷,尤其“钟爱”于一些珍贵、罕见版本的校勘与收集。他校勘了《欧阳先生文粹》(附《欧阳先生遗粹》)。从该书近十万字的《前言》中,可见先生对此书用功的勤苦。先生还曾以重金购得日刻《欧苏手简》的两种不同版本,为使这一已在国内失传的元代选本能够重现学界,他还多次托请日本、韩国的亲友,收集流传于两国的相关刻本。目前,先生正在从事此书的校勘工作。校勘是一项十分枯燥乏味的工作,而他却乐此不疲。

对于学术历程中的这些“痛苦”、“寂寞”,先生甘受个中滋味,无悔无怨。

 

求突破,积极探寻研究新径

 

一直以来,先生都非常重视对研究新方法的探求。20世纪80年代中期,学术界兴起了一股方法论探讨热潮,先生亦积极投身于其中,并与傅修延先生合作出版了《文学批评方法论基础》。

2007年,宋代文学被正式批准为江西省社科院重点学科,先生担任学科带头人。近些年来,宋代文学研究日渐成熟。就文学家而言,不但对大家、名家的研究出现了大量的成果,即便二三流甚至是一些不入流的作家,也被纳入了人们的研究视野;就宏观而言,各种文学史、文学思想史、文学文化交叉研究等也层出不穷;就微观而言,各种文学现象、文学流派等研究也被开掘殆尽。宋代文学研究,到了所谓“开辟真难为”的境地。作为地方社科院的宋代文学研究,其所面临的困难自不待言。

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寻找出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宋代文学研究之路?这是摆在先生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经过长时间思考以及慎重考量,先生决定以文学地理学作为打开困境之门的钥匙。那就是,以文学地理学作为理论指导,开展对宋代江西文学的研究。这样既突出了自己的地域特色,又使研究能够呈现出全国性意义。方向已然确定,先生便立即着手,自己率先从学生做起,在50岁之时,研习起文化地理、历史地理及文学地理方面的相关书籍。自此,先生便以极大的学术热情与学术憧憬,开始了文学地理学的搭建工程。

首先,他组织起了一支科研团队,基本由宋代文学重点学科成员构成。对于这支年轻的科研团队,先生要求大家以原有专业方向为基础,逐步向文学地理学方向靠拢。他坚信,只要大家团结一致,朝着特定的目标努力,一定能有所作为,也一定会有所作为,重点学科的宋代文学研究也会因此在省内具有优势、在国内具有特色。

其次,举办全国性的地域文学及文学地理学学术会议。在先生的积极协调和组织下,201012月,宋代文学重点学科与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文学院联合主办了“中国宋代地域文学研讨会”。其后,201111月,重点学科又和广州大学中文系共同主办了“中国首届文学地理学暨宋代文学地理研讨会”,会上成立了“中国文学地理学会筹备委员会”。通过这些会议,大家互通学术信息,扩大了团队的学术视野,从而使团队的文学地理学研究方向更加明晰、坚定。

此外,大家还开展了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学术研究需要扎实而深厚的基础做准备,否则便是架空论道,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构设文学地理学之初,先生便非常重视基础工作的展开。他带领大家从文学家的籍贯地理开始入手,考察宋代江西文学的籍贯及其地理分布的基本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出版了《宋代江西文学家考录》。通过文学家的地理分布情况,可使重点学科的成员更为清晰地了解宋代江西文学发展的基本态势,更有助于探讨这些现象背后所蕴藏的深层原因。除此之外,在先生的带领下,更为巨大的工程——对整个宋代文学家的考录及地理分布研究也正在进行之中。当然,一切的基础都是为了今后研究的提升。在先生的设想之中,文学地理学应该有着更为广阔而丰富的空间,等待着大家去拓展、开发。

    三十年,历经世事变幻,先生对宋代文学的追求与倾心一直未变;三十年,收获种种荣誉,先生对学术创新求变的执着与热情始终未改。未来的学术之路,先生仍在健步前行!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