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精彩博文 >
精彩博文
退休感怀
——终于船到码头车到站了
来自:作者:万建强 更新时间:2014-03-10 点击: 5657  【打印】【关闭

记得在去年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1024日)召开的院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上,有同志批评我“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和表现。201437日下午,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冯桃莲找我们集体谈话,宣布我这个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到龄退休。此时此刻,我既有“下船、下车”回家,从工作压力中解脱出来的欣喜,也有对未来退休新生活的美好期待。

我在人生道路上不知不觉走过了21900多天,工作了44年,现已两鬓染霜、额角满皱,被打上时间的烙印。年过花甲的我总算等到了退休的这一天啦!我要好好享受退休后的幸福美好生活。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没有任何背景靠山,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初中、高中、大学教育、长期在“冷部门”和“弱势单位”工作,虽没有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也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业绩,但能在副厅、正高岗位上平安退休,已非常知足和感恩。我真诚地感恩给了我生命并养育了我的父母;衷心地感谢给了我知识和智慧的老师;我要永远记住党组织和不少好领导对我的培养提携、许多同学、战友、同事对我的关心帮助;我更要感激伟大的时代,使我有了报效国家和人民的机会!

蓦然回首,感慨万千。6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历经孩童时天真调皮又过着苦日子的懵懂岁月;青少年时上山下乡、去共大、到兵团、上南师、做共青团工作的激情燃烧岁月;中老年时从事中共党史和社科理论研究、青灯黄卷、书写文史、在故纸堆里默默耕耘拓荒的平淡岁月。可以说饱览人世间的沧桑巨变,尝够人生过程中的甜酸苦辣,多少往事都已成为过眼的烟云。

7岁时遭遇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吃细糠煮红薯、咽包菜叶、忍饥挨饿、穿破旧衣服的贫穷日子是那么的难熬,总嫌时间过的太慢;13岁时小学刚毕业就因“文革”爆发休学在家,上街抢传单、看大字报、观抄家游街、听辨论、背语录、跳忠字舞的疯狂和愚昧历历在目;15岁时离开父母上山下乡到靖安共大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是我踏上人生旅途的第一站,刘海帆指导员带领我们访贫问苦、上山砍柴、挑粪种菜、早敬晚敬的劳累和迷茫记忆犹新。

19701月,17岁的我分配到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鲤鱼洲)三营十一连战天斗地,这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单位,不知到这里离家有多远,更不知要在这血吸虫噬虐的湖滨军垦农场要呆多久。这期间,我先后任班长、副排长、连司务长,2年多的住草棚、睡地铺、挑大堤、养猪、赶牛车、管伙食、春插、双抢的蹉跎岁月让我终生难以忘怀。幸运的是我自19725月入党,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到南昌师范学校读书后,命运发生转折。读书2年,学的是英语专业,从abc26个字母学起,21岁拿到中专文凭,毕业后留校从事共青团工作和政治理论课教学5年,先后任校学生会主席、校团委副书记、书记、校党总支委员。1979年调共青团南昌市委工作5年,先后任学校工作部副部长、部长、团市委常委。1984年至1986年在省委党校理论班脱产读书2年,充电加油,学的是中共党史专业,33岁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1986年至1987年借调中共南昌市委组织部编撰组织史资料。在这15年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曾经豪情万丈、努力拼搏奋斗过,陈鹤龄、虞梅生、单发喜、田新芳、熊凤荣、余伯流等都成为我永远尊敬的师长。这期间我也体验到了战友、同学之间纯洁的友情、结交了熊柏华、傅荣华、罗来发、黄中平等几个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知己朋友。这期间我也有过无数次的憧憬浪漫、并成家立业,独生儿子是我和老伴的希望,是我们生命的延续,退休后理所当然地要尽力关心他,帮助他,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在祖国的南海建功立业,实现自己的梦想。

1987年底至2008年底在省委党史研究室从事党史研究宣传工作21年。这是我一生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先后任主任科员(6年),副处级、副处长(12年),处长3年。这期间,经历了“六四”风波,“三讲”、“先进性教育”等政治活动,遇到了不少性格不同、品行不一样的领导和同事。这期间逆境多于顺境,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厄运和挨整,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很多刻骨铭心的往事不能忘却。我感悟到人生短暂,相逢、相识是一种缘,是一首歌,善待自己,善待他人,顺其自然。人生在世要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多做好事、善事,别人有困难时能帮一把就尽力帮上一把,而且不图回报。实在帮不上,也要有同情心,不能落井下石、整人害人。俗话说的好“人在干、天在看,善恶皆有报!”退休后,我会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作为创作素材,从微博和微型小说写起,留给后人。

200812月至20142月在省社科院从事社科理论研究工作7个年头、5年多,这是我工作生涯中的最后一站,先后任省社科院、省社联党组成员、副院长,院机关党委书记,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院重点学科——中国苏区史带头人、顾问,分管院图书馆、《农业考古》杂志和机关党委。在这5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了院会分家、主要领导人多次变动、世博会、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等。我曾先后率院专家学者代表团赴俄罗斯沃洛格达参加以“农村经济与乡村社会发展”为主题的中俄学术研讨会,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作学术访问,并访学捷克。

在这短暂的5年多时间里,我的学术研究和所分管的工作虽小有成绩,但还有一些遗憾与无奈;生活中虽有一些波澜与浪花,但总的来说心情是愉快的,有些事有些人,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值得我用一生去珍藏。我对社科院的同志和社科事业充满了深厚的感情。这期间,有你们对我工作上的支持和鼓励,思想上、生活上的关心和帮助。

现在,我虽离开工作岗位、退休赋闲了,但人去情留,我依然会关心和关注同事们的成长进步,关心和关注社科事业的发展和美好未来。如今,我已年过6旬,可以自由自在地过平常、平淡的日子,不必每天赶着去上班、开会、讲话,不必身负压力的去写东西、改文稿、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更不必杞人忧天、操心哪些烦心事。退休就意味着走进了自由王国的一方净土,开始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我认为,人的身体可以衰老,但精神上应该是永远年青的。我虽然从工作舞台上退了下来,但还没有退出人生舞台。现在有了可以自己支配的宝贵时间,云游四方,做自己想做的事,享受家庭生活中的天伦之乐。

退休后我要更加直面人生冷暖和生老病死,豁达坦荡的生活。有些从实权部门和单位退下来的领导同志往往会发出“人走茶凉”的感叹。我以为人走茶凉是正常的,合乎规律,关键是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一个人不能左右天气,但可以改变心情;不能选择容貌,但可以展现笑容;不能预知明天,但可以把握今天;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

  我要用人生中余下的不多时间来锻炼身体、跑步、做操,祛病安康,自己不受罪,后代不受累,还节约医药费;我准备学写小说、上网、发微博、继续搞红色收藏、种种花草、听听音乐,老有所为,使晚年生活丰富多彩;我还会经常和家人及老朋友更坦诚、更亲密的交谈,与孙辈们一起读书、唱歌、游玩,老有所乐,永葆愉快心境,让每一天都过的更加快乐充实。我要用感恩的心珍惜宝贵的生命,珍惜人世间的亲情和友情,我要用微笑、轻松、恬淡、善良、宽容、放下、快乐地过好幸福的晚年。最终,我还要平静地面对死亡,走到生命的终点,无怨无悔地对家人和朋友说:“轻轻地我走了,我们的缘分尽了。我赤条条来到世上,不虚此行,可以回归大自然了!”

 

 

 

写于201437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