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精彩博文 >
精彩博文
西汉废帝陵见闻记
.
来自:作者:胡迎建 更新时间:2015-12-02 点击: 5667  【打印】【关闭

2015826上午,应南昌市委宣传部龙和南部长之邀,前往观椁墓。市文化局长赵利平小车载我一道前往红谷滩市委大院,然后乘考思特车一道前往,同行者还有常务副部长魏运花、市社科联主席喻凤林、市博物馆曾馆长、新建县委宣传部长刘宇等人。过樵舍,再过象山,至大塘坪乡一处小山岗。周围围了铁丝网,入口处戒备森严,武警持枪守卫。领取参观证后,我们上了斜坡,硕大的圆拱形钢架棚豁然满目。巨大的深坑呈梯形,南北长177米,东西宽4.24米,总面积80平方米;四壁还剩有不少腐朽了的巨型松木长条块未移出,坑中央已露出了刘贺的棺椁。

据云,当地百姓即称此山岗为椁山,然并非知道有侯王墓,因为山岗上遍布坟冢,早已层层掩盖了其下层的侯王墓。20113月,盗墓者从山顶钻了十多米的孔眼,打在墓室的正中央。幸因墓室中淹没于水中,盗墓者未轻易得手。当地村民发觉后,速向文物部门报告,未遭受大的损坏。但既被发现,则难以保存。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415日开始对墩墓葬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据图片可知,墓室上面堆叠的是枕木一般的长条松木,墓室淹没于水中,得以在真空中保存至今。

历经四年多,现在的发掘进展如何呢?可以说,收获十分了得。陪同我们考察的省考古专家已在此辛勤工作四年,他导引我们过一架设的简易木桥,走到棺椁上面架设的木板平台,向四面巡览。有他的介绍,始能略知一二。在棺椁与墓室之间,为陪葬物。南面出土的是车马库坑,木轮辐仍依稀可见,但马尸骨腐烂无存。从图片与视频来看,车马配件十分精巧,不少是鎏金的,刻饰精巧,原物已取出装箱标识。西边坑间偏南一侧为兵器库;偏北一侧为文档库,出土了上千多枚竹简,原物已取出装箱。从图片看,这些竹简书写的为隶书体,一旦释文解读后,成为珍贵的文献,有可能揭示更多的秘密,补充秦汉史书之不足。有专家说,仅竹简的价值就不亚于棺椁。北面一角堆积大堆的五铢钱,呈黑泥色,但轮廓清晰。北面主要有乐库,出土了一组编钟与若干张琴瑟。据介绍,有一张瑟的一端明显写有“瑟”字,这是目前考古界罕见有文字标识的乐器。东面出土了不少盛酒器;药材如冬虫夏草等,饮食用的陶器。我询问出土陶器是什么颜色,答以青釉色。看来东面是象征墓主生前的饮食生活区。现在陪葬物的清理工作完成大半,估计开棺时间在11月份,届时可能有震惊世人的发现。

在考古专家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与墩墓仅500米距离的一栋平房,为考古队的简易办公室,记者看到,左边墙上悬挂着与墩墓葬考古工作相关的告示牌,右边墙上是相关的分布图与平面图,正对面的墙上则是附近的测绘地图。围坐两排桌子,主人为我们放映了拍摄出土的一些情景以及器物放大后的照片。如有一块龙虎首轭饰,从下向上依然刻有龙、虎、熊、孔雀;还有一酒器上刻有“昌南”两字,说明南昌之地名早在其时就已存在。还可说明,随葬品可能有的是北方带来的,但也有的是在当地制作的。在这里仅四年,就能制作,这说明当时的工艺已并非难事。这些器物无不精美十分,就连车马饰件也有不少是鎏金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考古价值,对研究汉代的历史文化和人文风俗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刘贺之父昌邑王刘,是汉武帝刘彻之子,于后元元年(前88年)正月去世。年仅五岁的刘贺嗣位,成为西汉第二位昌邑王。前74年,汉昭帝驾崩无嗣,大将军霍光向皇太后奏请,征山东昌邑王刘贺入宫为帝。哪知时年18岁的刘贺带来二百多个亲信,只知在宫中淫乐,索取民间财物。在位仅 27天,便做了1127件非份之事。霍光和大臣们联名上书把刘贺废了,另立汉武帝曾孙刘病已为汉宣帝。元康三年(前63年)三月,汉宣帝下诏贬昌邑王刘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刘贺前往封地豫章,即在此地建城并在城西营造陵墓。几年之后,一位姓柯的扬州刺史上奏朝廷,有一已故的太守卒史孙万世问刘贺:“从前被废时,为何不坚守不出宫,斩大将军,却听凭别人夺去天子玺印与绶带呢?”刘贺说:“是错过了机会。”大将军即霍光。有司建议逮捕刘贺,宣帝从轻处理,再次下诏削其三千户。刘贺在此的待遇越来越差,自然是愤慨不平。盼望回到故土,常乘船东望。《水经注》记载了因其愤慨而产生的地名。“其水东北径昌邑径城而东出豫章大江,谓之慨口。昔汉昌邑王之封海昏也,每乘流东望,辄愤慨而还,世因名焉。”神爵三年(59年),在豫章仅生活了四年的刘贺便去世了,享年不过三十三岁。

我们出了发掘现场,向东行二十来米,这一带地形俯眺可见,一片缓缓起伏的平地,长满了灌木丛。据介绍,椁周围还有七位妃子墓,其中一处墓早已遭盗掘。古城遗址在陵园之东,史籍载为紫金城。据测算,遗址有74平方公里。可见海昏侯毕竟作过皇帝,与一般侯王不同,其城池、其陵墓的规模也够气派的。不过,当年海昏侯食邑由四千户削减为一千户,这位挥霍惯了的废帝,必难以维持庞大的开销,无怪乎郁郁寡欢至死。

刘贺其人不足道,豪侈,乱来,为人处事不合礼制,更无治国之才能。不过,这位废帝来到江南蛮荒之地,却是皇室罕有之事。更为江南留下这座地下陵寝,为人们认识汉代社会留下了见证。秦汉时期有关江西的史籍甚少,故研究这一时期的江西学者也极少,有了这座陵寝,必将大大丰富江西学界的史料。若文物全部出土之后,在此建造博物馆,附近辟为陵园区,在紫金城重建一二座宫殿楼台,必将吸引海内外游人前来观光,成为江西旅游文化的一大亮点。

 

 

 

 

 

(编辑:杨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