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江西智库论坛 >
江西智库论坛
深化供给侧改革 激发经济新动能
.
来自:江西日报(南昌) 更新时间:2017-01-16 点击: 1121  【打印】【关闭

  (原标题:深化供给侧改革 激发经济新动能)
  主讲嘉宾:黄卫平

  嘉宾简介

  黄卫平,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让·莫奈讲席教授,1968年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劳动,1978年入中国人民大学世界经济专业本科和研究生学习,1985年赴欧留学,回国后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曾作为富布赖特高级学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作研究,并在美、欧任教。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美国经济学会、欧盟经济研究会、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欧洲学会理事,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世界经济、经济发展与国际商务等。

  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供给侧改革的攻关之年;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展望2017,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是什么?我们为何要深化,又该如何深化?2017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会怎样?怎么激发经济新活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能会出台哪些重要的具体措施?这些新政会让哪些行业受益?我们应该如何接受挑战把握机会?由江西日报和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联合举办的《中银非常关注·大家论道》高端经济论坛特别邀请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常客黄卫平先生作主题报告,为大家带来一场思想盛宴。

  48大机构看好2017年中国经济

  资本市场呈现机会

  2015年11月,我请我的博士们搜集了世界上40个机构对2016年中国经济的预测和看法,其中40%是悲观,40%是谨慎负面,20%是乐观。

  实际上,2016年,我们是6.7%的增长速度,2%左右的物价上涨水平,消费增速去除物价因素8%左右。对外投资大于引进外资,人民币汇率较大幅度下浮,外贸微微负增长,结构变化提速。

  明年会怎样?我的博士们又搜集了世界上48个机构对于2017年中国经济情况的预测,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国家信息中心、商务部研究院、美国花旗银行、高盛、中国银行等,其中11家大于6.5(约占23%),28家等于6.5(约占58%),9家小于6.5(约占19%),多数都认为2017年会比较稳定。我的判断是,随着转型调整取得实质性进展,2017年中国经济将保持在6.5%左右的增长速度,甚至稍许快点,3%左右的物价上涨水平,外贸向好恢复,对外投资仍然大于引进外资,国企改革提速,资本市场呈现机会。

  2016年我们是想方设法把物价涨上去,2017年就得警惕物价涨太快了。最后一个季度,生产价格指数PPI突然比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快多了,根据我多年的跟踪,PPI增长速度如果超过了CPI,一般情况下,就意味着股市开始动了。但资本市场有机会不代表股民就一定会发财,有机会和能不能发财那是两回事。

  变化着的世界,变化着的中国

  国际政乱经慢,国内快慢相间

  现在的国际形势变化很大,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更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我总结为四个字,“政乱经慢”,政治上动乱不安,经济上复苏缓慢。

  国内则是快慢相间,缓中趋稳,稳中向好。向好的概念除了速度,更是结构。具体来说,我认为,小周期进入一个平稳阶段,中周期仍然中速,我预测,“十三五”规划执行的末期,这个地球会有一次经济危机。

  经济危机是有周期规律的。

  短周期又称短波,平均长度为40个月。美国经济学家基钦于1923年首次系统研究了这个周期,故又称基钦周期。

  中周期又称为中波,平均长度为8至10年左右。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于1860年首次系统分析了这种周期,故又称为朱格拉周期。

  建筑周期,平均长度为15至20年,是美国经济学家库兹涅茨提出,又称库兹涅茨周期(劳伦斯魔咒)。

  长周期又称为长波,平均长度为40至60年左右。它往往包含6个中周期,是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耶夫于1926年提出的,故又称为康德拉耶夫周期。

  按照周期规律,10年到15年,一定会有一次中周期的危机爆发,一定会影响中国,我们一定得想方设法渡过去。

  中国的生产方式在全世界是独树一帜的,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当然也要借鉴和总结。未来中国财富格局正孕育着根本性变化。去年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我们发现马云、马化腾开始脚踏实地了,开始推销产品了,一帮小年轻开始大谈情怀了,财富格局的板块肯定要发生变化。另外,从1978年跟随着改革浪潮富裕起来的人,开始考虑财富传承的问题,这至少是金融界的机会。还有,就是软实力的传承。在改革开放中富裕起来的人,是经过艰苦奋斗的,有着百折不挠的经历,这些精神怎么传承下去?只有这些软实力传承下去了,才能让中国不断往前走。

  消费拉动空间渐窄

  中国经济要走创新驱动之路

  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明显的动力,一是需求拉动,二是创新推动。按照经济学理论,消费拉动本身不是一个长期行为,只有创新驱动才是根本的动力。

  目前中国模仿型、排浪式的大众消费阶段已经结束了,这就说明没有类似房子、车子、家电这种消费的新亮点可以在较短时期把经济拉起来,实际大家也看到,我们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60%,但发展速度反而越来越慢,另外创新驱动又不是一下子可以解决的。

  全体中国人民要过好日子,我们党的目标也是让大家过上美好生活,这种欲望或者这种期望它本身是无限的,但是真正达到这个期望的手段和资源供给又处在一个有限状态。要想过美好生活,财富必须增加,而增加财富的手段从根本上讲,第一是创新,第二是提高劳动生产率,都做不到,就只有做大盘子、做大规模,求得规模效益,可麻烦在哪儿?在于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这个期望是无限的,如果单纯靠做大规模的话,只有把规模做到无穷大才能满足这种意愿,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目前立足长期,我们提出创新驱动。

  短期我们只有靠消费拉动,现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到了六成,所以李克强总理提“两公”“两创”,也就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帮助中国的就业非常有利,但是对促进中国中期稳增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就必然要浮出水面,其背后实际又是两个字:投资。投资的方向在于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整个生产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所以从长期看,中国经济毫无疑问要走创新驱动之路。

  始自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中国改革史就是一部供给侧改革史

  目前,我国正处于换档期、阵痛期、消化期三期叠加多种矛盾聚合的阶段。以往高速的发展不可持续,往后发展的速度要降下来,但不能低于6.5%,就是从高速档换到了中高速档。经济的转型升级确定要经历阵痛,一些不适应经济新常态的企业要被淘汰。另外,原先高耗能、不注重环保的发展,还要经历一个消化的过程。

  此外,中国现阶段还存在生活水平提高与大众满意程度有待提高的矛盾,存在环境破坏、能源枯竭、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整个社会结构性就业矛盾突出,缺乏经济增长动力,于是,供给侧改革浮出水面。

  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议提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就是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要企业降低成本,要化解房地产库存,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四个具体方案。自习总书记首次提及,高层在随后短短的9天内就3次提到了供给侧改革。

  2015年12月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综合国力竞争新形势的主动选择,是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基本操作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即三去一降一补)。

  中国的改革史,其实就是一部供给侧改革的历史。改革开放以来,几乎所有的改革理念都是从供给侧考虑的,而不是从需求侧考虑的,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实践也并非始自今日。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发展乡镇企业,90年代中期的经济体制总体改革,90年代后期的国有经济战略性改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全面改革等,都是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内容包括主体、要素、结构、制度四个方面。狭义的供给侧供给是指生产者在某一个时期某价格水平上愿意并且能够提供的商品或劳务;广义的供给侧供给是指所有能对经济发展和经济效益提高起作用的供给侧因素或供给侧力量,包括经济四大元素:经济活动主体(企业和个人等),生产要素(劳动、资本、土地等资源、管理和技术、政府管理等,它包含数量与质量,如技术进步、人力资本提升、知识增长、信息化等),结构变动(工业化、城市化、区域一体化、全球化等),制度变革(减管制、减垄断、减税收等)等。

  习近平总书记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了一个权威的定义,重点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终目的是满足需求,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给质量,根本途径是深化改革。

  2017年是国企改革提速年,混改离不开资本市场,从这方面来说,2017年股市也有机会。

  供给侧改革仍是今年政策主线

  框架搭好了改革就要提速了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夯实改革基础,建立框架结构(四梁八柱)。稳是主基调,稳是大局,稳中求进,供给侧改革仍将是今年的政策主线。

  过去盖房子,先是用大木头把框架搭好,有隼有铆,不怕山摇地动,这框架就叫四梁八柱。我们说把框架搭好,就是要把一切改革措施、法制建设在2017年提速建好。

  大家能明显感觉到,现在有一件事跟过去是完全不一样了,就是诚信有序市场的建立。在去年11月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9次会议上,部署了这项重要工作,不久, 44个部委机关联手发文全力整治老赖,一旦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大到开公司、做高管,小到坐飞机、高铁时的位置,以及去夜总会、高尔夫球场这些消费行为都会受限,唯一一套自有住房也可以被强制拍卖偿债。我们改革的方向是要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一个无序没有诚信的市场,资源配置就会混乱。几年前的三聚氰氨事件把国人对中国乳业的信心彻底打垮了,现在进医院还得打听医院是不是承包的,全社会由商品到服务的提供都处于失信状态,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建立一个诚信的市场,夯实改革基础已经迫在眉睫,这是今年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只要框架搭好了,改革就真的要提速了。

  现场互动

  有危就有机

  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对中国经济,特别是对江西本土企业会有哪些影响?

  答:人民币汇率的改革是一定要往前走的。对于汇率,一个国家总是希望看到三点:一是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二是汇率的稳定,三是资金的自由流动。实际上,三者只能取其二,必须有一个要放弃的,这就是现实情况。

  美国人搞网,是要把地球网起来;中国人搞带,是要把世界粘起来。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很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我们现在实际还是在做前期工作,最难的是政策要通、民心要通,只有这两样都通了,做事才可以避免“威胁”一说。根据经济学理论,我预测2019年左右全球经济会有一次低谷,爬出低谷的最好办法就是基础建设,这时候,要钢铁、水泥我们有,要建筑能力我们也有,缺钱我们有亚投行,就可以按商业模式盘活经济。现在“一带一路”建设还缺点火候,这个火候就是催化剂,就是下一次经济危机。有危就有机,只有别人危了你才有机会,但你不能落井下石,你要伸出援助之手,这才叫双赢。

  软实力投资

  问: 2017年比较稳健的投资方向在哪些方面?

  答: 2017年股市有机会;在房子的金融功能属性还没有淡化前,楼市也还有机会。至于黄金,不容易变现,流通性比较差。我还是信一句话:现金为王。我个人最大的投资就是对儿子的教育,我更喜欢这种软实力的投资。

  主 办: 江西日报 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

  文字编辑: 鄢 玫 李芳芳

  版 式: 邓志刚

  时 间:一月十三日

  地 点:江西日报社传媒大厦

 

 

 

(编辑:杨晨)